巴黎和纽约的两位人类学家都在忙什么_张家界旅游 
巴黎和纽约的两位人类学家都在忙什么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巴黎和纽约的两位人类学家都在忙什么

《捡垃圾的人类学家:纽约清洁工纪实》 [美]罗宾·内葛 著 张弼衎 译 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2018年9月版

巴黎和纽约的两位人类学家都在忙什么

巴黎地铁上的人类学家》 [法]马克·奥热 著 周伶芝 / 郭亮廷 译 浙江大学出版社·启真馆 2018年12月版

■ 许金晶

在人类学诞生之初,其一直被冠以类似“乡野之学”一类的名号,以现代社会之外的未开化文明与族群为主要研究对象。然而时至今日,这样的刻板成见早已无法涵盖当今人类学的全貌,都市人类学早已成为人类学中极度重要,甚至后来居上的分支学科。我们要谈的两本人类学新书,都属于都市人类学这一范畴。

这两本书是美国学者罗宾·内葛的《捡垃圾的人类学家》和法国学者马克·奥热的《巴黎地铁上的人类学家》。前者关注的是城市里不可或缺、却一直被漠视和无视的环卫工人群体;后者则自始至终,把地铁这一都市人群司空见惯的交通工具和公共空间,以他者化和陌生化的视角来观察,展现很多别具一格的感悟与思考。而这两本小书背后,展现的美法两国人类学研究者在方法论和研究气质上的显著差异。这一方面,也颇为耐人玩味。

先说《捡垃圾的人类学家》。作者罗宾·内葛为了撰写这本书,把人类学的田野调查精神发挥到了极致,他先后总花了十年时间,跟纽约城市环卫部的各层级男女员工一起工作。一方面,通过环卫系统一分子的深入体验式调查,作者对于纽约环卫系统的历史沿革、发展现状、内部运行机制、存在弊病等,都有着深入而清晰的认识。仅就纽约环卫系统的发展现状而言,身为人类学家的内葛,也明显受到美国社会科学计量化、精确化潮流的影响,将纽约环卫工人的总人数、其中的统一编制人数,以及环卫工人和垃圾车在城市各区的精确数字化分布情况等,都调查得清清楚楚。另一方面,按照中国著名社会学、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的著名论断——“进得去,出得来”,内葛在早已成为环卫系统一分子的情况下,又能够以一位“局中的局外人”的身份,跳出环卫系统,从一位学者的客观、中立的角度,审慎地看待纽约环卫系统的诸多特点和存在的各类问题。作为纽约都市里相对弱势的群体,纽约环卫工人的种族和阶层,跟他们的弱势地位形成直接对应。正如书中所言,环卫工人族群以非洲裔、拉美裔和白人中的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为主,非洲裔和拉美裔自不必说,爱尔兰人和意大利人在美国的白人移民当中,也属于相对弱势、从事低阶层工作人数比例最多的两个族群。美国社会学家怀特的名著《街角社会》,就是美国城市意大利贫民区的力作。而作者在本书中,对于环卫工人体力劳动的高强度、遭受到的纽约市民的侮辱和歧视,以及随时可能发生的危险性等的详细记述,也都体现出他良好的人类学调查素养和浓厚的人文关怀。

如果说《捡垃圾的人类学家》充分体现了美国人类学者调查细致深入、注重叙事两大特点,那么《巴黎地铁上的人类学家》则展现出法国人类学者,或者甚至说法式学术小品文的另一番独特气质,即不拘泥于具体性的细节信息,强调思想性。本书的气质跟一般性的民族志著作明显不同,采取了意识流式的漫谈笔法,把巴黎地铁之于作者的独特生活记忆,与作者通过人类学视角,对于以巴黎地铁为中心的社会生态的细微观察,巧妙交融在一起论述,集诗性和学术性于一体。字里行间,我们隐隐约约能感受到萨特、加缪和施特劳斯等法国学术先哲的气质和味道。

当然,这并不表示,本书当中的观察与调查就不够深入。作者在书中提及的关于巴黎地铁生态的几个观察要点,都让人印象深刻。比如,他对于地铁乘客在车厢里阅读的媒体特点、地铁各色乘客在车厢里的生命状态,以及不同行业和社会阶层人士在不同地铁站的空间分布等,都有细致的观察。这样的细致观察,往往会伴以作者闪烁着思想火花的妙语总结。比如作者在观察地铁车厢里的一位躁郁症患者时,就这样来记述:“孤独真正成为单一的封闭循环:他越是想要旁人为他的不幸作证,旁人就越是躲避他的目光,一边彼此交换尴尬的延伸,一边成为彼此的共犯。”这段精彩的文字,多少能让人想起加缪在其名著《局外人》里的片段。又如作者在展现地铁里的偶遇故事时,对那位匆匆邂逅某位很快消失的女子的男士心理状态的描绘:“他爱、他恨换乘地铁线的移动,这是他重返自由的一刻,……他人、生活、自身,这些突然就成为他们经过某条路径的必要原因。”这样意蕴隽永、余味浓厚的文字,的确值得反复品味。

上一篇:省大学生志愿服务基层志愿者宣讲会走进毕节 下一篇:曹文忠《十八兰徒》的传承与创新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