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政課,從學生困惑的問題講起_张家界旅游 
思政課,從學生困惑的問題講起
分类:人生感悟 热度:

原標題:思政課,從學生困惑的問題講起

“懷疑的時代為什麼要堅守科學的信仰?”

“隻想過歲月靜好的平淡生活,隻想過一種‘佛系人生’不可以嗎?”

“人為自我而活有錯嗎?”

“馬克思主義有沒有過時?”

在中央財經大學的思政課上,這些犀利、直接的問題,已經成為常見、亮眼的環節。也正因為善於解答學生們的困惑,思政課從學生固有印象中的“水課”,變成了人人愛聽的“金課”。

“問題鏈”教學法,中央財經大學思政課的獨門秘籍,它以熱點、難點話題為起點,將一個個學生們喜聞樂見的問題鏈條化,層層遞進,進而深化課堂講授,獲得學生歡迎。

“問題鏈”,問什麼

在講授“人生價值”的課堂上,《思想道德修養與法律基礎》課教師謝玉進拋出了一個問題:“既然人都是要死的,那為什麼還要活著?”

“因為不想死”“為了改變世界”……學生的答案千奇百怪。即便過了很長時間,當年的法學專業大二學生王姝依然意猶未盡:“我們從過去一味接受的學習方式中走出來,去主動思考一些重要的東西,比如人生、選擇、生活等等。”

優質的課堂,必須要解決學生的疑問。

在中央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教師邢雷講授的一堂思政課上,有學生提出:“私有制效率更高,為什麼我國非要堅持公有制呢?”

“私有制真的效率更高嗎?”“貧富懸殊與共同富裕哪一個更符合人類文明的走向?”“中國搞私有制能實現共同富裕嗎?”針對學生的疑惑,邢雷首先提出了這樣的一系列問題。

接著,邢雷通過自己詳細的解釋,使學生們逐漸認識到私有制的固有矛盾和根本缺陷,看到盲目照搬西方私有化給一些國家帶來的災難,看清了新自由主義經濟學的實質和危害。

其實,這樣的解答還遠未結束。在此基礎上,邢雷又提出一個更現實也更尖銳的問題:“在經濟全球化的今天,國際壟斷資本會不會給中國的單個企業發展到足以與他們對抗的時間和機會?”跟隨這些“問題鏈條”,師生間的討論和思考逐漸深入,學生們也真正明白了中國既不應該、也不能夠走私有化經濟道路,從而堅定了走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道路自信。

在中央財經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馮秀軍教授看來,思政課的一項重要職責就是教會學生認識自己、社會、國家乃至世界以及自己與其之間的關系,這是一門讓學生跳出“小我”,學會以更開闊的視野去思考責任與使命的“大課”。“可以這麼說,在大學遇到一個好的思政課老師至關重要,因為大學是選擇人生方向、辨別是非善惡、認識自身責任的關鍵期。”

“問題鏈”,從哪來

“問題鏈”教學法,從何而來?

馮秀軍表示,“問題鏈”教學法的改革與探索,起因於當前思政課教學面臨的挑戰和問題,主要體現為“多、變、厭”。“一是如何在繁多教學內容中‘以簡馭繁’,如何在多樣問題中捕捉主要矛盾﹔二是變革時代的教育環境、教材內容、教學對象都在變,如何在變中尋找不變,尋找貫穿社會發展與學生成長中具有基礎性、根本性、長久性的問題﹔三是當代大學生具有追求平等、自由和批判性的特點,如何認識其理論學習的習慣和偏好、特點和規律,激發其好奇心、求知欲,培養其理論思維能力。”

“針對這些挑戰,思政課‘問題鏈’教學法在教育教學理念上實現三個方面的創新。”馮秀軍指出,首先是突出問題意識,從解決問題著手,以問題導引教學,著眼實效性,增強針對性。同時,突出重點意識,在諸多問題中找出主要問題、重點問題和難點問題,著重解決主要矛盾,避免面面俱到的鋪陳與羅列。此外,還要追求理論徹底,以“問題鏈”導引教學,以理論的邏輯力量吸引和征服學生,以此深化教學,澄清困惑。

思政課,這一多年來時常被學生吐槽的課程,真能因“問題鏈”而煥發新生嗎?

馮秀軍告訴記者,認知從哪裡開始,教學就應從哪裡開始。隻有那些最終可以導向教材觀點和結論的問題才是教學的起點。“問題鏈”教學法打破了教材內容呈現先亮明觀點和立場的做法,以及照本宣科式教學拿教材觀點和結論作為教學起點的教法,而是以學生困惑的問題為起點,沿著答疑解惑的認知路徑展開教學,沿著層層遞進的“問題鏈”深化教學。

為此,馮秀軍主編了《高校思政課“問題鏈”教學詳案》,這本凝聚廣大思政教師智慧的“思政寶典”,被師生們稱為“思政課教學的十萬個為什麼”。

上一篇:名誉指导员王仕花开讲了 下一篇:赴河南4市考察学习的点滴感悟与启示
猜你喜欢
各种观点
热门排行
精彩图文